一世长安

君还记铁马将军哽咽如孩提

邱叶

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叶修看着面前一字排开的几个少年,目光在最后一个人身上停了停


那人脸上还挂着明显的淤青,叶修在心里啧了声,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啊


“是邱非先动的手!”

“对啊没错!就是邱非!邱非说叶前辈你什么都不是,他根本就不承认你这个老师,还说你还不如你的朋友苏沐秋!”


“呵”冷笑盘旋在办公室里,此时的叶修无疑是怒到了极致

再懒得废话,一把拽过邱非就走,临出办公室的时候轻飘飘的扔了句“今天打架的人,除了邱非,全部踢出嘉世青训营”


一路拽着邱非到了嘉世宿舍,叶修把门一锁,看着沉默的邱非心里越发的有一股无名火在往上窜

苏沐秋的事自己只跟邱非说过,他们为什么知道,除了邱非就没有别人了


“怎么?打架的时候挺能的,现在怎么不说话了?恩?”叶修翻翻找找居然还真的让他找出了根藤条


邱非还是沉默着一句话不说


叶修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耗到极致了,命令邱非脱了裤子趴在床上

不说话,就等着挨藤条吧


“怎么着,跟我这学周泽楷呢?放心,今天不管你说不说话,这顿打,你挨定了”话音刚落叶修就看到邱非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并跟了句话“前辈只管动手便是”


叶修刚刚下去一点的火蹭的一下又起来了,再懒得废话,一藤条挥了下去

“厄……!”邱非短促的叫了声,印子迅速的变红发肿

一条印子并不能让叶修心软,叶修继续毫不手软的落着藤条

丝毫没有注意到邱非越咬越紧的牙关

邱非在感受着身后呼啸而来的力量才觉得,自己还是把这顿惩罚想的太简单了


今天是自己先动的手并没有错,可是……邱非闭了闭眼,当时的话还犹言在耳


“叶修算什么狗屁东西!我跟你说他马上就要离队了!”

“你又算什么?切,别得意了,你还不如他养的一条狗呢”


叶修是他最敬重的人,容不得他人一点的侮辱,所以,自己动了手

挨藤条也是应该的,可是为什么心里会如此酸涩

邱非抓紧了床单,喃喃了一句“前辈”


这么一句本该被淹没在藤条里的话语,叶修听见了


藤条也停了下来,停了下来叶修才看到邱非臀上横七竖八的印子甚至有些还渗着血,自己在盛怒的时候手劲也没有平常把握的那么准


况且除了开始那一声,自己好像没有听到邱非喊过一声疼


想到这叶修慌忙将邱非的脸朝向自己,不出意外的看见了唇上的血迹和胳膊上的牙印


邱非一时摸不准叶修到底是消没消气,只得小声的喊了句前辈

叶修看着邱非喊前辈都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像被谁挤了一把柠檬,酸涩极了


不过这藤条不管怎么样都再也挥不下去了,叶修叹了口气,伸出手想扶他起来,却在接触的瞬间感觉到了邱非的颤抖


这一刀捅的……稳准狠


叶修再也留不下去,丢了藤条逃似的离开了房间


听到叶修离开的声音邱非放松了身体,感受着身后蔓延开来的疼痛,邱非终于小声的呜咽出声


第二天叶修特地去了青训营,这么重的伤他应该会请假吧,这么想着却在座位上看到了和平时一样的他


除了苍白的有些过分了的脸色和毫无血色的唇


叶修走过去才发现他出了一脑门的汗,不过想想也是,伤口一直被压着,疼痛肯定成倍的增长


“邱非”叶修出声唤他


邱非跟他旁边一个少年同时回过头来,旁边的少年一脸警惕的望着叶修“叶前辈,那件事已经过了,请你不要再责打邱非了”


叶修顿时觉得哭笑不得,合着自己在别人眼中还想打人呢


那个少年接着说道“也真不知道邱非是犯了什么错,打的那么狠就连药都不上,明明是为了你才打的架”


“你说什么,为了我?”


“叶修前辈,邱非什么性子你最清楚,是随意打人的人?那些人出言侮辱了你,邱非听不过才动的手,而你却……!”话未完被邱非打断了


“小言,别说了”叶修这才注意到邱非的嗓音沙哑不堪


自己到底做了什么?打的多重自己当然知道,而且就连药都没上就走了,伤到那种地方一个人肯定没办法上药


“前辈他胡说的你不用管他”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病容却冲他小心翼翼的笑着的样子,叶修觉得再不做点什么自己会因为心疼崩溃的


伸出手刚想揉揉他头发却在触及到皮肤的一瞬间缩了回来,烫的吓人


叶修一把拉起邱非往宿舍的方向走,嘱咐了那个叫小言的帮他请个假之后便离开了


到宿舍的时候邱非烧的已经有些迷糊了,嘴里喃喃的叫着前辈


叶修将他放在床上,脱下裤子,露出了被汗水泡的发白的伤口

清洗,上药

或许是疼的紧了,邱非一直喊前辈喊疼

叶修觉得自己快心疼死了

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下的手


又喂了点退烧药跟止疼药,邱非终于安稳的睡了过去


在邱非睡着的时候叶修开始打量这间宿舍,嘉世的宿舍都是两人一间,邱非的桌子上除了自己跟他合照就是他得冠军的照片了,叶修越看越觉得眼眶涨涨的


这个孩子,把我当成全部啊


叶修随意拉开抽屉看了看却看到了厚厚的一沓纸,展开用大红颜色写出来的邱非去死显得触目惊心


叶修真的觉得没有更疼只有最疼了


在我没有看见的地方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
邱非醒来时,烧已经退了,他看见床边趴着的叶修,眼眶下有着淡淡的淤青,邱非笑了“前辈啊,果然最好了”


轻轻的声音还是吵醒了叶修,叶修揉了揉眼睛“邱非?怎么样,还有哪不舒服么?”


邱非摇了摇头“没有了,前辈快回去睡吧,真是辛苦了,为我这种人还照顾了一晚上……”话未完,被叶修打断了


“什么叫你这种人,听好了,邱非,你是我徒弟,快赶上来,我等着你继承一叶知秋呢”


邱非笑了,在阳光下的笑容显得闪闪发亮“那约好了,前辈可要等我啊”


叶修也笑的温柔伸出手揉乱了少年的头发“恩,我等着你”


评论(6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