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世长安

—我愿舍身以觅君,奈何两茫不得见

未亡人02

【二】
或许是因为以前还是靖王时留下的习惯,他并不喜欢有人随侍身侧,晚上处理奏折常常也是摒退左右,只余他一人在那宽阔的养居殿。

他是个好国君,每天处理政务常常要至深夜,放下最后一本奏折的时候,他却突然抬头看着门口朗声笑道“阁下既已来此,不现出身形怕是有点说不过去吧”。

话音刚落一个黑影闪进了养居殿,雪亮的长剑直指景琰。

景琰拔出腰间佩剑,对着黑衣人轻轻一笑,眼里是盖不住的自傲,那一刻我眼里只有四个字,器宇轩昂。

一个恍神两人已战在一起,黑衣人明显不敌景琰,不过两三个回合就被景琰用剑抵住了脖子。

景琰轻笑道“敢来行刺皇帝,我倒想看看,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”说着拉下了黑衣人的面罩,面罩下一张眉清目秀的姑娘的脸,景琰愣了,半晌才吐出一句“宫羽姑娘?”。

宫羽冷哼一声并不答话,趁景琰愣神一个反手将剑挥了出去,景琰躲闪不及手被划了条口子。

宫羽轻巧的后退两步却撞到了桌子,我咕噜一声滚到了景琰脚边,景琰俯下身把我捡了起来,就在碰到他血的

那一刻,脑子里嗡的一声。

我看到无数的画面一闪而过。

一会是父亲鲜血淋漓的脸,对着我一字一顿的道“为了赤焰军,活下去!”。

一会又变成了景琰淡漠的脸,清冷语调告诉我不奢求我懂什么叫战场狼烟什么叫军人铁血。

最后画面定格在景琰微红着眼眶却微笑着对我说“小殊,予我一诺,平安归来”。

我什么都想起来了,我是梅长苏,是金陵里搅弄风云的梅长苏。

“宫羽姑娘夜闯我养居殿,不准备给个解释么?”宫羽却在顷刻间红了眼眶,咬着牙一字一顿。

“我宗主为你呕心沥血,为你出谋划策,最后身死梅岭,到头却不过得了你一句那又如何,如此凉薄,如此凉薄啊!”。

宫羽跌坐在地上,手捂着脸庞,有泪沿着手指滑落“你可知最后一段时间宗主是怎么过来的,他本可以抽身而退,三十日,他只有三十日啊!三十日宗主几乎是日日呕心沥血才将大渝一举击败!”。

景琰也捂住了眼睛,声音喑哑“他走的时候,可有受什
么痛苦?”。

宫羽停止了哭泣,站了起来,头也不回的往殿外行去。
快出殿门时,宫羽顿了顿“就算是痛苦,他这一生,又有什么是忍不得的”。

因打斗而熄的蜡烛,景琰没有再去点燃它,月光照射进来,映了一室的清冷光辉,同时也映出了景琰。

满面泪痕。

带着哽咽的声音回响在殿中“小殊”。
我在心里默默的应了句,想从背后抱住他抚平他紧皱的眉头,想逗他笑一笑,景琰笑起来是胜过任何人的好看。

可是我做不到。

我只有看着他,看着他伤心流泪,而我,也只能看着。
这世上,多的是无能为力,无可奈何。

评论(8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