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世长安

君还记铁马将军哽咽如孩提

未亡人01

我不知道我来自哪里,也不知道自己诞生于何方,我只知道我能看见东西的第一眼,我记住了一个人。

那个人对着我说“原来不信你,以为你一直是阴诡之士,可是小殊啊小殊,是我做错了,我什么都听你的,只要你回来,小殊,我只求你能回来”语至最后一句,他已是泣不成声,一股陌生的疼痛感包围了我,这一瞬间我甚至想抱抱他,想对他说一句别难过了。

可是我做不到,我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,小殊,我在心里默默的重复了两遍,为什么,会如此熟悉。

他似乎尤其喜欢我,走哪里都带着我,从他人口中我知道了这个人是当今皇上,我就看他那一次如此崩溃过,其他时候都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帝王。

那天有个人来找他,旁人似乎叫他蒙大统领,他笑着看着蒙大统领“蒙卿今日来找朕所谓何事?”我难得看到他一次笑颜,却隐约觉得不对。

蒙大统领怔了怔,神色悲戚“陛下,今日是第七天了”。
他笑容却不变“恩,朕知道了,你安排下礼部,准备祭祀吧”。

蒙大统领震惊的看着他“今天是小殊的头七啊,陛下您当真笑的出来?”我心里咯噔一下,细细看去才发现他虽然面上笑着,可他的眼睛告诉我,他在哭。

“那又如何?”。

“那又如何?!”蒙大统领气极,怒吼出声“萧景琰!我从未见过一个人能冷血到如此地步,小殊真是错看你了!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,萧景琰。

我以为他会崩溃,可是他没有,他只是站起了身,走到蒙大统领面前“蒙卿,是谁给你的胆子直呼朕的名讳了?”。

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,没有声色俱厉也没有怒吼,却有无形的威压蔓延开来,那是深居高位者的威严。

蒙大统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“臣,臣一时情急所以才”话未完,景琰不耐烦的摆了摆手“蒙卿我念你辅佐我的情义,这事我不予追究,可是若再有下一次,朕决不轻饶!”。

蒙大统领再未说话,行了礼便安静的退了出去。

随着蒙大统领的退去,景琰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般,任由自己瘫软在椅子上,顿了一会,景琰举起了手,细细的翻看着,其实他的手很好看,形状修长指甲圆润。

半响,他突然笑了“小殊啊,你曾说过,不会让我的手染上无辜者的血,可是如今,这双手染的血连你知道了都要吓一跳吧,小殊,我别无选择了,你给我的江山,我必须要守下去!哪怕我自己永坠地狱也再所不惜!”那双手紧紧一握,像是把整个天下都握在了掌中!。

景琰说完这句话以后又是一阵沉默,我看着他,看着那双眼睛里逐渐泛起泪花,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捂上眼睛,然后我听到了他的呜咽“小殊,我想你了”。
可那也只是短短的一瞬,再移开,眼睛已是黑白分明,一丝泪意也无。

这就是一个帝王的软弱,就算软弱也一定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。

我忽然想起一句话。

自古明君皆寂寞。

评论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