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世长安

—我愿舍身以觅君,奈何两茫不得见

狗崽邪教,大概……是虐吧,私设多,慎入。

很多年后,我终于可以笑着说起大天狗。
小生这一生没爱过什么人。
他大天狗算一个。
从什么时候开始呢,有了分歧,他想要强大,想要更多。
于是开始东征西战。
自从开始战斗后,小生再也没有突过两次以上,反而经常被打的遍体鳞伤。
这个时候的大天狗,会温柔的抱着我,为我上药,裹伤。
不得不承认,这样的他,才是那个让我沉沦的大天狗。
狐妖最忌动情,古往今来但凡动了情的狐妖都没什么好下场。
“就这么一直输下去吧,他会一直替你裹伤的。”我骗不了自己,我希望他输。
可是次数多了,他也开始不耐烦起来,他需要一个可以帮他赢得战斗的人。
红叶出现了。
红叶出现的时候大天狗的眼睛亮了一下,看到这一幕的小生突然觉得无力,或许,离分开的时候不远了。
自从红叶来了之后,他便再也没有理过我,仿佛我这个妖狐不曾存在过。
外面都在盛传,鬼女红叶与大天狗,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天造地设,天造地设,好一个天造地设。
没有什么比看着心爱之人与另一个女子谈笑风生更伤人了的。
我越发沉默寡言起来,好死不死伤口发了炎,发起烧来。
原来妖也会生病的啊。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大天狗在床边。刚想说话,他的手已经开始在身体四处游走,熟练的挑逗起来。
进入的时候我疼的呜咽,在他的背后抓出一道道血痕。
“大天狗,我疼,我疼。”
醒来的时候他居然还在“你怎么还在这?”一开口才发觉嗓音沙哑不堪,似乎烧的更加厉害了。
“你在发烧,为什么不跟我说?”
“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么。”
“我……”他难得的语塞。
“怎么?不去找你的红叶,跑来找我,难道红叶一个人满足不了你?”我眯起眼睛讥讽道。
似乎激怒了他,语调也难得的尖锐了起来“你以为你是谁?红叶她那么干净,她不像你!”
她不像你。
有的时候,一句话的威力可以比世上最强大的妖术伤害还要大。
仿佛有一把尖刀从心尖插入,一点一点的拔下血肉来。
后来他与红叶大婚。
我坐在后院,听着喜娘的报喜,举起手,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。
夫妻对拜的时候,想象着他与红叶拜堂的样子,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。
“大天狗,我疼。”
别看小生这样,也是死过一次的狐了。替他挡下了红叶致命的一刀。
没办法,身体总比心快一步。
当然没死成,晴明大人救了我。
不过也好,前面的人生属于大天狗,后面的人生,属于我自己。
大天狗,我与你,再不相见。

评论(8)

热度(34)